论文写作模式-奥尔夫音乐治疗对智力障碍儿童人际交往能力的个案研究

时间:2021-03-30 13:18:25 编辑: 阅读:

  本研究采用奥尔夫音乐治疗的手段,通过量表评估,对一名12岁智力障碍儿童的动作协调能力、人际交往能力等方面进行了综合评定。了解儿童的优势与不足,制定治疗方案,对儿童人际交往问题进行为期3个月的干预。研究旨在对该名儿童的人际交往能力进行提高。将前、后测结果进行最终的对比和分析,得出结论:奥尔夫音乐治疗可显著提高儿童的人际交往能力。最后,研究者针对研究过程中的不足也提出了改进措施。为今后奥尔夫音乐治疗的研究提供了理论佐证和实践支持。


  1.1研究背景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中第一次将特殊教育单独列为一章进行规划。近年来,我国特殊教育事业的发展蒸蒸日上,针对智障儿童的一些干预方法日趋成熟,但应用奥尔夫音乐治疗对智障儿童进行干预还处于一个萌芽的阶段。


  智力障碍儿童由于生理和心理的缺陷,很难与人进行正常交往。奥尔夫音乐治疗可以用其独特治疗的形式,针对智障儿童进行综合干预,改善他们的身心脆弱性。本文探讨了奥尔夫音乐治疗对智力障碍儿童人际干预的效果和可操作性,以便为今后智障儿童的奥尔夫音乐治疗提供可供借鉴的实证研究和参考经验。

奥尔夫音乐治疗对智力障碍儿童人际交往能力的个案研究

  1.2研究意义


  1.2.1理论意义


  在中国知网上检索发现,奥尔夫音乐治疗对智障儿童人际交往能力影响的有关文献少之又少。研究表明,奥尔夫音乐治疗在促进智障儿童情绪、认知等方面都有良好效果,而智障儿童对音乐的旋律、响度等也较为敏感,这就为奥尔夫音乐治疗提高智障儿童的人际交往能力提供了可能性。


  本研究采用个案研究等方法,讨论了奥尔夫音乐治疗对智障儿童人际交往能力是否具有积极影响,以便为今后的研究工作打下坚实基础。


  1.2.2现实意义


  智障儿童的生理和心理发展落后于常人,人际交往能力很差。奥尔夫音乐治疗相对于其他治疗方法而言,具有无可比拟的优越性。奥尔夫音乐治疗作为一种新兴的治疗方法,可以提高智障儿童的感知觉能力,儿童可以跟随音乐看、听、唱、跳,一些乐器的演奏、音乐律动、朗朗上口的儿歌能轻易调动他们的兴趣。其作用表现为:有效改善智障儿童的焦虑情绪和语言沟通能力,从而使其人际交往能力得到提高。


  2文献综述


  2.1核心概念界定


  2.1.1奥尔夫音乐治疗


  奥尔夫音乐治疗方法是建立在奥尔夫音乐教育体系的基础上发展而成的。其思想体系的核心是“整体艺术”,是一种把音乐、舞蹈、语言、节奏融合在一起的音乐行为教育法。主要的特点呈现为:原本性、整体性、节奏性、交流性[1]。


  2.1.2.智力障碍


  智力残疾是指智力显著低于一般人水平,并伴有适应行为的障碍。此类残疾是由于神经系统结构、功能障碍,使个体活动和参与受到限制,需要环境提供全面、广泛、有限和间接的支持[2]。


  2.1.3.人际交往


  人际交往是指人们在社会生活中交流信息、沟通感情、相互作用和相互知觉的过程,表现为人与人之间的心理距离,反映着人们追求满足需要的心理状态[3]。


  2.2研究现状


  2.2.1国内研究现状


  在我国,将奥尔夫音乐治疗应用于智障儿童的研究开始的比较晚。自中国科学院的毛玉燕教授创立我国第一个致力于早期智力障碍儿童康复的幼儿园起,许多特殊教育者也陆续加入到奥尔夫音乐治疗的研究中,以期改善智障儿童的人际交往能力的不足。近年来,智力障碍儿童奥尔夫音乐治疗这一课题逐渐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与支持,相对取得了一定发展。但总体看来,智力障碍儿童的奥尔夫音乐治疗仍是薄弱环节。


  陈莞(2005)在《音乐治疗在特殊教育中实施的探索》一书中,借鉴了许多国内外关于特殊儿童音乐教育的经验,她意识到可以将奥尔夫音乐治疗融入到特殊儿童教育的方方面面,比如教学方法、教学评价、教育环境中。特殊儿童的音乐教育不是一项简单的工作,需要许许多多乐于从事特殊教育的工作者们倾注爱心、耐心、责任心,才会在这份艰苦的工作中体会到别样的乐趣[4]。


  庄仕鹏(2010)在《论人际交往能力的培养在智障儿童音乐教育中的作用》一文中,介绍了采用集体音乐互动的形式,智力障碍儿童表现出更大的与他人交流和(语言或非言语)互动的意愿,从而增加了更多与他人接触的机会。并且,通过这种接触,可以产生更多人际互动。他分析了人际交往能力对智障儿童成长的重要性。鉴于我国智障儿童音乐教育存在的一些不足之处,他建议在智障儿童的音乐教育中,重视智力障碍儿童与人交往能力的发展[5]。


  刘淑霞(2011)的研究中,将七名智障儿童作为被试,详细记录这七名儿童在团体中的日常行为表现。此研究中,研究人员应用艺术治疗的方法对儿童进行干预,使他们对人际关系的规则有更加深入的理解。更为重要的一点在于艺术治疗可以帮助智障儿童建立自信心,抵制消极情绪,促进他们人格的发展。


  张洋(2014)在《奥尔夫声势音乐教学对促进智障儿童音乐课堂同伴互动的成效研究》一文中,详细介绍了对一名八岁的智障生采用单一受试倒返实验设计的研究过程。得出最终结论:这一特定的智障儿童群体与同伴之间存在互动问题,而奥尔夫音乐活动可以增加智障儿童在音乐课上与同伴互动的频率。


  方俊明的《当代特殊教育导论》、朴永馨的《特殊教育概论》等著作,也都介绍到了智障儿童的音乐教育。此外,黄昭鸣等人可视音乐治疗干预仪的发明,也取得了突破性进展。现今,越来越多的高校陆续开设了特殊教育专业,特殊教育的发展前景一片大好,智障儿童的音乐治疗研究也必定更加严谨、科学。


  综上所述,我国将奥尔夫音乐应用于特殊教育的研究,发展形势良好,相信未来相关领域的研究一定会更加深入。


  2.2.2国外研究现状


  笔者通过查阅资料了解到,将奥尔夫音乐治疗用于特殊教育,国外开始的比较早,研究成果也较为丰富。


  法国教育家卢梭在著作《爱弥儿》中提及了他的“自然教育理论”。他讲述训练有素的触摸可以代替视力,为什么在某种程度上不能被听见?我们可以通过触摸来感觉到声音的涟漪。因此,当将手放在乐器上时,虽看不到或听不到音乐,但通过发音体震动,便可以感受音乐是清晰还是柔和。触觉如果接受到了鉴别差别的练习,那我们便可以轻而易举的通过手指来感受琴的全部音调了。


  20世纪初,瑞士著名音乐教育家达尔克罗兹发明了体态律动学。研究表明,儿童可以在音乐律动中协调动作,体态律动可以有效训练智障儿童的感觉统合能力。体态律动的教学方法新颖而富有创造性,在特殊儿童的音乐教育中不失为一种好的训练方法。


  1977年,在《当代音乐教育》中,迈克尔·L·马克强调特殊儿童音乐教育的重要性,同时指出必须提供满足特殊儿童需求的个性化教学。每个儿童千差万别,能详尽地为每一名儿童制定合乎自身的音乐教育,十分重要。


  1979年,Alley,Jayne M.在论文《IEP中的音乐:治疗/教育》中,着重介绍了个别化教育计划中音乐治疗法对特殊教育的作用。这有力地将特殊儿童的音乐教育推向了崭新的应用水平。从那时起,出现了许多出色的研究成果,为我们进行特殊儿童的音乐教育提供了新的经验。


  如今,许多国家在该领域进行了研究,数百所著名大学创建了相关专业。英、美、澳等发达国家也已建立起心理障碍音乐疗法培训基地。在美国,有大约80所大学拥有音乐疗法课程,全世界多个地区建立了音乐治疗协会,足以体现世界各国对音乐治疗应用于特殊教育的重视。


  3研究设计


  3.1研究目的


  目的之一是整理出对智障儿童的人际交往问题,实施奥尔夫音乐治疗干预的思路和框架,力求弥补相关领域的空白,为今后奥尔夫音乐治疗应用于智障儿童人际交往的研究工作奠定基础。


  目的之二是通过对一名12岁的智力障碍儿童实施为期三个月的奥尔夫音乐治疗,以提升该名儿童人际交往能力、语言沟通能力等为康复目标,探索奥尔夫音乐治疗对智障儿童人际交往能力的影响,帮助儿童建立良好的人际关系。


  3.2研究对象


  表1研究对象基本情况


  1.儿童基本情况


  强强(化名),出生日期为2008年6月3日。儿童8岁时于石家庄市第八医院诊断为智力残疾三级,智商50。


  2.个案情况描述


  个案强强今年12岁,就读于石家庄市栾城区特殊教育学校。父亲刘某某(32岁)和母亲赵某某(33岁)均为初中学历,父亲是一名出租车司机,身体状况良好,常年酗酒。母亲无固定工作,无不良嗜好。强强出生体型过大,儿童难产缺氧,因此造成严重的脑损伤。根据医疗诊断,确诊强强为智力残疾三级。该儿童兴趣爱好范围狭窄,性格孤僻,认知能力一般,自理能力较差,语言发育迟缓,情感淡漠,人际交往能力极差,基本不与同伴玩耍,但对音乐常表现出极大的兴趣。


  10岁时父母离异,强强跟随父亲生活。父亲离婚后很快组建了新的家庭,疏于对孩子的照顾,几乎每周都是爷爷来接他放学回家,并在爷爷家过周末。父母的离异使得强强见亲生母亲的机会很少,他很想念妈妈,也因此他的情感变的更加淡漠,性格更加孤僻。他经常在每周四下午,徘徊在学校的大门口,盼望着妈妈来接他。在家时总是自己呆在角落里,喜欢看母亲的照片。强强的老师反应,他经常课上发呆、不讲话、时常大声尖叫,更不爱与同伴交往,当同伴靠近他拉他手时,他会大喊大叫,有时甚至会哭闹。


  3.3研究方法


  3.3.1访谈法


  访谈法:是指研究者采用集体交谈或个别访问的方式,结合预期目标有计划收集资料的调查方法。本研究中,研究者对个案的各科任课老师和其家长都进行了访谈,了解到个案强强的基本情况,掌握了相关资料。


  3.3.2个案研究法


  个案研究法:是指为了研究某一个体、某一群体、某一组织的变化,研究者在较长时间里,对被试连续调查的方法。本研究中,研究者对个案强强进行了为期三个月的奥尔夫音乐治疗的干预,同时对其人际交往能力的发展情况进行记录。


  3.3.3观察法


  观察法:是指将研究对象置于自然客观的环境中,对其进行详细记录的方法。本研究通过自制的观察记录表,观察记录强强在人际交往能力等方面的变化情况,并对强强各项能力发展的得分情况进行详细的数据统计,得到关于个案强强人际交往能力发展情况的一手资料。


  3.3.4文献法


  文献法:广泛查阅相关文献资料,梳理思路,从而确定研究方向。本研究中,查阅了许多相关文献,分析梳理奥尔夫音乐治疗对智障儿童人际交往能力的影响,为以后的研究打下了基础。


  3.3.5评估工具


  本研究的评估工具是《音乐治疗评估表》。此表来源于陈莞[陈莞,中国音乐治疗学会理事、中国音乐心理学会会员,具有丰富的音乐教育专业学习背景。


  ]《儿童音乐治疗理论与应用方法》一书,在音乐治疗领域的研究中,使用频率很多,信效度较高。研究者根据儿童实际情况对该表进行了适当改编。经改编,《音乐治疗评估表》包括动作协调能力、认知能力、乐器使用情况、音乐感受能力、音乐情绪反应、人际交往六大类。评分标准为:3表示完全能够达到要求,2表示基本达到要求,1表示基本达不到要求,0表示完全不能达到要求。


  3.3.6硬件设备


  硬件设备包括一间38平米的音乐活动室和各种可供师生使用的乐器。治疗室的设施较完备,钢琴为教师使用,另有一些简单易掌握的奥尔夫打击乐器,其中鼓、打棒、一般由教师带领学生操作。在该研究中使用到的奥尔夫音乐治疗乐器包括沙蛋、摇铃、鼓、打棒、钢琴等。


  3.3.7治疗形式


  根据强强的能力发展水平以及长短期目标,强强康复治疗的形式主要包括五大类:儿歌、奥尔夫音乐律动、音乐游戏、歌谣表演、音乐节奏练习。


  3.3.7.1儿歌


  唱儿歌是一种经常使用到的教学形式。因为节奏感强、富有韵律,欢快活泼的儿歌语言较容易激发强强学习的积极性。所以无论是在课前热身环节还是在奥尔夫音乐治疗活动中加入儿歌诵唱,都会有良好的康复效果。


  3.3.7.2奥尔夫音乐律动


  强强的人际交往能力较差,课堂活动中很难听从老师的指令,也很难与同伴产生配合。因此,为了改善强强的人际交往问题,必须增加其与老师和同伴交往的频率。奥尔夫音乐律动主要是强强与同伴相互配合产生的律动,老师前期会经常提醒强强,增加强强与同伴互动的频率。律动可以提高课堂的趣味性,借助音乐律动还可以促进强强大运动的发展,增强教学效果。


  3.3.7.3音乐游戏


  强强能参与团体活动以及将来的社会交往,这也是奥尔夫音乐治疗的目标之一。所以研究者在第一次奥尔夫音乐治疗活动中融入音乐游戏,团体音乐游戏可以增加强强的参与感,帮助他表达参与活动的愿望,不排斥与他人进行肢体接触,学会如何与同伴相处,缩小强强与他人的差距。


  3.3.7.4歌谣表演


  歌谣表演就是表现音乐本身,但是需要将情绪、故事情节表现出来,难度较大。歌谣表演常常需要小组成员共同参与,如奥尔夫音乐治疗活动《拔萝卜》的歌谣表演过程中,就需要将语言、动作、音乐融合在一起,强强在节奏欢快的氛围中同小组成员协同合作,进行表演,可以提高强强与组内成员协同合作的能力。


  3.3.7.5音乐节奏练习


  在休息时可以适当加入节奏训练,利用奥尔夫乐器与强强进行互动,鼓励强强积极参与节奏互动,增加他与老师眼神交流的频率,使其音乐感受能力、音乐情绪反应、人际交往能力等都得到进一步提升。


  3.4研究内容


  1.确定研究方向。查阅并梳理文献,了解相关领域研究现状,确立奥尔夫音乐治疗对智力障碍儿童人际交往能力的影响这一研究方向。


  2.确定研究对象。本文在这一课题的研究中,选取石家庄市某特教学校的一名12岁智障儿强强,医学诊断为智力残疾三级,智商50。该名研究对象最主要的问题在于其人际交往能力极差,做事情多依赖父母老师,情感淡漠,基本不与同伴玩耍。


  3.制定和实施奥尔夫音乐治疗方案。根据强强的能力发展水平以及老师和家长的期待,奥尔夫音乐治疗方案分为三个阶段,每个阶段的侧重点会有所不同,可根据儿童发展情况进行适当调整,并运用《音乐治疗评估表》和《课堂观察记录表》(自制),在每次治疗过程采集相关数据。


  4.将采集到的数据进行前后测对比分析,并应用t测验[t检验是指应用t分布理论,推测差异发生的概率,进而比较两个平均数是否具有显著差异。


  ]的统计学方法,检验强强的人际交往能力与治疗次数之间的相关性,从而分析二者是否具有显著性意义。最后反思实验设计的不足,得出最终结论。


  3.4.1研究流程


  本研究于2019.4-2019.6期间实施,训练地点为石家庄市栾城区特殊教育学校音乐课堂。研究者设计了每次40分钟的奥尔夫音乐治疗的固定流程(如下图),平均每周训练3次,共计训练50次。


  图1奥尔夫音乐治疗实施流程


  表2教学过程中运用的音乐曲目汇总


  教学过程中运用的音乐曲目汇总


  分类内容


  儿歌类《早安歌》、《打电话》、《我的袋鼠不太会表达》、《我的小熊不太爱分享》


  律动类《伊比呀呀》、《兔子舞》、《红山果》


  游戏类《找朋友》、《照镜子歌》、《见面歌》


  表演类《拔萝卜》、《去郊游》


  节奏类《幸福拍手歌》、《头发肩膀膝盖脚》


  以上每首奥尔夫音乐治疗的曲目,都对研究对象的人际交往能力有不同程度的提升,但侧重点不同,现从以下层次进行划分:


  图2音乐曲目分类


  通过奥尔夫音乐曲目《早安歌》、《见面歌》,提高强强与人主动问候的频率;通过《幸福拍手歌》、《头发肩膀膝盖脚》使得强强尝试用动作表达自己;通过《照镜子歌》、《打电话》、《找朋友》、《我的袋鼠不太会表达》提高强强与人沟通交流的能力;通过儿歌《我的小熊不太爱分享》,提高强强与同伴分享礼物等物品的频率;通过奥尔夫音乐曲目《去郊游》、《兔子舞》、《红山果》、《拔萝卜》、《伊比呀呀》,提高强强与同伴互助合作(伴随肢体接触如牵手、拥抱等动作)的能力。


  4研究过程


  4.1研究准备阶段


  1.查阅并整理各类资料,了解涉及该领域的研究方法和现状,确定奥尔夫音乐治疗对智障儿童人际交往能力的影响为最终的研究方向。


  2.笔者曾在石家庄市某特殊教育学校实习,班上共有12名学生,年龄在10-17岁不等,选取其中一名学生作为研究对象。本研究对象是一个男孩,12岁,医学诊断为智力残疾三级,智商50。该研究对象注意力较差,规则意识尚不清楚,沟通能力较差,认知能力一般,生理自理能力较好。由于其性格内向、经常一个人躲在角落,不与同伴玩耍,甚至有时会哭闹。但研究者发现强强对音乐较为敏感,尤其在听到节奏性强的音乐时,会开心地扭动身体,在教师辅助下可以完成较简单的肢体律动。


  4.1.1预期目标


  表3预期目标


  短期目标训练第一阶段:奥尔夫音乐活动中,强强有参与的愿望,在与同伴交往过程中强强出现抵触的行为频率降低,可以在教师的辅助下做一些简单地律动训练,各方面能力略有提升。


  训练第二阶段:能听懂教师的指令,在同伴与强强发生肢体接触如拉手、拥抱时,强强不再出现抵触行为,能在教师辅助下完成歌谣表演,各方面能力得到不同程度提升。


  长期目标在与教师互动时,能听懂教师的指令并与教师有眼神的交流,在与同伴交往过程中,能主动寻求加入其中并与其配合完成任务,团体活动时,可以主动与同伴发声肢体接触(如拉手、拥抱)。各方面能力能得到很大提升。


  4.1.2前测


  通过评估工具《音乐治疗评估表》,得到该儿童在干预前的相关数据(以交往方面内容为主)。通过与儿童亲近的人进行访谈了解该儿童在日常生活中各方面的表现。通过观察、访谈、评估等方式对个案资料进行收集,获得该研究对象基本信息和音乐能力发展信息。2019年3月12日,对强强同学的动作协调能力、认知能力、交往能力、情绪、乐器使用情况、音乐感受能力进行前测,具体测试内容和测


  试结果如下:


  图3前测得分情况


  其总体表现为:动作协调能力尚可、认知能力较差、交往能力极差、音乐情绪反应较好、乐器使用能力较差,音乐感受能力尚可。


  综合访谈记录以及《音乐治疗评估表》的评估结果可知:强强的动作协调能力发展较好,可以躲避明显障碍物;认知能力较差,对颜色、形状的认知几乎不能独立完成;在音乐情绪反应方面,强强对歌曲、乐器均会有较欢快的反应;在使用乐器方面,强强较难按照要求使用沙蛋和鼓,只是在机械地使用乐器;在音乐感受力方面,可以唱简单的儿歌,在教师辅助下可以按照节奏拍手跺脚。


  在人际交往方面,他不会主动表达自己的愿望和需求,也很难和老师、同伴产生配合,经常自己待在一个角落,不会在音乐活动中主动与同伴进行交往,会无目的地行走、徘徊,常常不经老师允许自己站起来开口讲话,在游戏中力度不适当,动作粗鲁,但出现了与他人简单的交往性的语言,出现与老师短暂的目光对视。


  综合前测的测量结果,研究者自行设计了针对研究对象强强的奥尔夫音乐治疗方案。


  4.2研究干预阶段


  4.2.1奥尔夫音乐治疗方案


  根据强强的能力发展水平以及家长、教师的期待,奥尔夫音乐治疗方案分为三个阶段,不同阶段对强强各项能力的提升各有不同。


  表4干预阶段


  阶段方案目标


  第一阶段


  (3.15-4.15)


  第二阶段


  (4.15-5.15)


  3.15-3.25:①热身活动全班合唱儿歌《问好歌》②做音乐律动《伊比呀呀》③休息④组织奥尔夫音乐活动《打电话》⑤复习


  3.25-4.4:①热身活动全班合唱儿歌《问好歌》②做音乐游戏《镜子游戏歌》③休息④组织奥尔夫音乐活动《我的小熊不太爱分享》⑤复习


  4.4-4.15:①热身活动全班合唱儿歌《问好歌》②做音乐节奏训练《幸福拍手歌》③休息④组织歌谣表演《拔萝卜》⑤复习


  4.15-4.25:①热身活动全班合唱儿歌《早安歌》②做音乐律动《兔子舞》③休息④组织奥尔夫音乐活动《我的袋鼠不太会表达》⑤复习


  熟悉环境,建立师生之间、同伴之间的良好关系;儿童可以简单的随音乐律动;人际交往能力希望得到改善。


  儿童与老师眼神交流的频率以及对视时间增加;


  续表4


  阶段方案目标


  第三阶段(5.15-6.15)


  4.25-5.4:①热身活动全班合唱儿歌《早安歌》②做音乐游戏《丢手帕》③休息④乐器教学⑤复习


  5.4-5.15:①热身活动全班合唱儿歌《早安歌》②做音乐节奏训练《头发膝盖肩膀脚》③休息④做音乐游戏《找朋友》⑤复习


  5.15-5.25:①热身活动全班合唱儿歌《见面歌》②做音乐律动《红山果》③休息④组织歌谣演奏《拔萝卜》⑤复习


  5.25-6.4:①热身活动全班合唱儿歌《见面歌》②做音乐律动《伊比呀呀》③休息④乐器教学⑤复习


  6.4-6.15:①热身活动全班合唱儿歌《见面歌》②做音乐游戏《找朋友》③休息④唱儿歌《打电话》⑤复习可以与老师问好、道别;音乐乐感和节奏感有进步;人际交往能力得到改善,能够不排斥同伴与他牵手、拥抱等肢体性接触。


  能够主动与老师问好、道别;能够主动与同伴牵手、拥抱;能够主动与同伴寻求帮助并道谢;儿童对问题的理解能力得到提高;音乐感受力得到明显提升。


  4.2.2奥尔夫音乐治疗的实施与调整


  笔者将治疗过程分为三个阶段,三个阶段层层递进。治疗方案如下:


  表5奥尔夫音乐活动的实施


  阶段治疗次数儿童反应


  第一阶段


  (3.15-4.15)15次


  1.儿童与老师有了初步的目光对视,但是停留的时间很短,几乎不会与老师问好、道别。


  2.儿童对音乐节奏表现出兴趣,儿童会跟着老师律动,但是动作幅度很小,节奏也不对。


  3.儿童和同伴、老师亲密感略有增强,排斥同伴牵手、拥抱的频率降低,有了尝试与人交流的意愿。


  续表5


  阶段治疗次数儿童反应


  第二阶段


  (4.15-5.15)


  20次


  1.可以小声的与老师问好、道别。


  2.在老师辅助下儿童可以加入团体音乐游戏,《兔子舞》、《丢手帕》活动时,逐渐没有了抵触的行为,动作、情绪也比较稳定。


  3.儿童上课关注点比之前要多,回答问题的次数有所增加。


  4.可以和同伴做奥尔夫音乐活动《我的袋鼠不太会表达》,可以在老师提示下说礼貌用语如“谢谢”。


  第三阶段


  (5.15-6.15)


  15次


  1.儿童可以大声且主动与老师问好、道别。


  2.《拔萝卜》活动中,可以主动与同伴寻求帮助并说“帮帮我”“谢谢”。可以用简单的礼貌用语进行交流,礼貌用语能泛化到生活情境中。


  3.儿童可以主动与同伴寻求合作,主动与同伴产生肢体接触。


  4.儿童能够操作简单的打击乐器。


  强强第一阶段表现一般,他有些排斥教师的指令,较难与老师建立良好的关系。但由于音乐课程的趣味性,强强逐渐有了参与集体活动的意愿。在进行乐器教学时,强强听辨音源方向的任务大部分能够正常完成;强强的音乐情绪反应良好,会跟着老师律动,虽然动作幅度很小,节奏也不对,但是会配合老师的指令。


  具体表现为:在做奥尔夫音乐律动《伊比呀呀》时,强强虽然还会表现出抵触的行为和动作,但是整体频率呈现出下降的趋势;音乐游戏《镜子游戏歌》中,强强的模仿能力有所欠缺,也不愿意模仿同伴的动作;但强强对唱儿歌《找朋友》《我的小熊不太爱分享》却并不排斥,会跟着老师发出不清晰的声音,虽然有时会害羞;强强对音乐节奏的感知力很好,也有与同伴一起做《幸福拍手歌》的意愿;但在歌谣表演《拔萝卜》时,却不太能够参与到集体表演。


  强强第二阶段表现有所进步,各项目标得分有所增加。


  具体表现为:《兔子舞》奥尔夫音乐律动活动中,强强逐渐减弱了抵触行为出现的频率,情绪比较稳定。音乐响起时,强强会随着音乐歌曲不自觉的哼唱,开心地扭动自己的身体;音乐游戏《丢手帕》过程中,同伴小菲牵他手时,强强沉默不语但并无哭闹;老师辅助下强强愿意参与团体歌谣表演《小兔子乖乖》,他表现出了参与性和主动性;在节奏练习《头发肩膀膝盖脚》中,对指令的理解能力有所增强,可以跟随老师的指令缓慢做动作,课上时而用简单的词语表达自己的诉求,例如想上厕所可以告知老师“尿泡”等。


  强强第三阶段表现很好,三阶段结束后,强强同学性格更加开朗,如《见面歌》活动中,可以大声主动地与老师问好、道别;《拔萝卜》、《找朋友》、《伊比呀呀》等活动中能主动与同伴寻求合作,表达愿望,主动与同伴拉手、拥抱,可以主动与同伴进行语言交流等等。总体来说,强强的人际交往能力得到了明显提升。


  4.2.3后测


  通过《音乐治疗评估表》,得到该儿童在干预后的相关数据(以交往方面内容为主)。了解该儿童在为期三个月的奥尔夫音乐治疗后,人际交往能力的情况,梳理干预后的效果,其前后测得分情况对比如下图所示:


  图4前后测得分对比统计图


  通过强强前测、后测的结果对比以及课堂记录,发现强强经过三个月的奥尔夫音乐治疗后,各项能力都获得了很大的发展。


  动作协调能力有所提高,可以随奥尔夫歌曲做出相应动作;认知能力得到提高,基本可以在提示下理解并服从老师的指令;在使用乐器方面,基本的乐器使用达到要求,可以跟随老师的节奏进行摇动和击打,沙蛋的使用进步最明显;在音乐感受力方面,基本可以按照简单的节奏拍手和跺脚,例如在休息时听歌曲“小火车来了”环节,可以按照节奏踏步;在音乐情绪反应方面,听到自己喜欢的歌曲时,会开心地拍手和大叫。


  音乐课堂中观察强强的人际交往情况发现,在奥尔夫音乐活动中,强强会主动参与小组音乐游戏,见到老师能够主动与老师问好,组织活动时能够主动与同伴产生肢体接触如拉手、拥抱,可以在得到帮助时表达感谢、可以使用简单的礼貌用语进行交流并泛化到生活。总体来看,强强的人际交往能力得到了明显提高。


  5研究结果


  综合个案强强的治疗目标,详细记录强强在《音乐治疗评估表》中社交领域目标的得分情况。运用自制的《课堂观察记录表》,结合统计学t检验的方法计算个案强强的人际交往能力与奥尔夫音乐治疗次数之间的相关性,讨论二者之间的显著性差异,以此作为《音乐治疗评估表》量表的补充。


  表6治疗次数与人际交往表现的相关性分析


  人际交往表现治疗次数显著性sig.相关系数r


  指令应答50***0.935


  目光交流50***0.919


  主动性语言50***0.887


  交往性语言50***0.909


  肢体接触50***0.910


  良好情绪反应50***0.917


  求助他人意愿50***0.893


  分享行为50***0.952


  注:p为概率符号***表示p<0.01,相关性极显著;**表示P<0.02-0.05,相关性显著;*表示P<0.1,相关性尚显著;无*表示不显著。


  图5强强人际交往能力发展变化折线图


  图6强强人际交往能力发展变化折线图


  如图表所示:强强在指令应答、目光交流、主动性语言、交往性语言、肢体接触、良好情绪反应、求助他人意愿、分享行为的得分显示出与奥尔夫音乐治疗次数的相关性极其显著(p<0.01),说明奥尔夫音乐治疗对个案强强的人际交往能力有明显的干预效果。


  折线图显示:随着奥尔夫音乐治疗次数的增加,强强的各项目标(指令应答、目光交流、主动性语言、交往性语言、肢体接触、良好情绪反应、求助他人意愿、分享行为)得分情况整体呈现出上升的趋势。具体表现为在:目光交流、交往性语言和分享行为在治疗初期效果不太明显,得分均为0分,在治疗中后期整体呈现上升的趋势;强强对于指令的应答和求助他人的行为满分拐点出现的较早,即康复效果较好,分别在治疗的第33和第25次出现满分拐点,指令应答行为在治疗第37次之后表现平稳,而求助他人行为表现波动较大,在第45次之后才趋于平稳;强强的主动性语言满分拐点出现的最晚,在治疗第41次才出现第一个满分拐点。


  6讨论


  本课题的研究分为准备阶段、研究阶段和资料分析整合阶段。准备阶段主要对现有的文献理论进行类化梳理,了解奥尔夫音乐治疗应用于智障儿童的研究现状。在研究阶段,通过量表和访谈对儿童进行前测,了解儿童的详细情况,确定儿童的问题,制定预期目标,根据资料和实际情况,设计相应的奥尔夫音乐治疗教学方案,对儿童进行奥尔夫音乐治疗。三个阶段过后要对儿童前后测得分情况进行对比,并着重对儿童交往领域的得分进行分析,计算治疗次数与强强人际交往能力的显著性差异。通过研究结果不难发现,奥尔夫音乐治疗提高了儿童的人际交往能力,并且这种改善也迁移到了其它的方面,如儿童的认知能力、对音乐的兴趣等得到进一步的提升。


  6.1研究不足


  6.1.1家长参与力度不够


  在该研究中,个案由于父母离异,长时间与爷爷生活在一起,父母由于教养态度和养育压力给到的“有效陪伴”较少,强强经常因为思念母亲在学校哭闹。爷爷个人能力有限,课下难以辅助儿童完成作业,影响儿童将能力水平进行泛化。


  6.1.2个案研究难以泛化


  智障儿童具有差异性,同一种研究应用到每一个儿童身上又是千差万别。个案研究的过程和结果只能作为参考而不能大范围使用和泛化。


  6.1.3主客观条件制约


  本文对所选主题的研究材料(尤其是外国材料)没有足够的认知,因此也没有对文献进行十分详尽而系统的综述。由于使用的音乐设备类型不足,影响了奥尔夫音乐活动的有效性,很多音乐活动没能够高质量的开展。这些问题在以后的研究中需要加以改进。


  6.2改进措施


  6.2.1发挥同伴效应,善用强化物


  在智障儿童进行人际交往的过程中,同伴效应是十分重要的。一个好的同伴甚至比一个好的治疗师更重要。教师应充分发掘儿童喜欢的、乐于接触的同伴,鼓励同伴之间的亲密互动,这对于改善儿童的人际交往能力有十分积极的作用。同时,教师要善用强化物,可以有效加强儿童的课堂参与感。


  6.2.2根据个案能力水平因材施教


  当下,适合智障儿童的教材少之又少,由于儿童的差异性,教材使用到每一个儿童身上又是千差万别,所以小组课一定要分层教学。拿强强来说,强强认知能力差,但模仿能力尚可,对音乐感受能力较好,所以可以用示范法、鼓励法来授课。另外,一段时间之后要适当调整治疗方案和进程,保证教学内容和形式的合理性。


  6.2.3教师、家长的积极参与


  从家长层面来讲,家长应帮助儿童回忆学校所学内容,巩固习得技能,促进泛化,增强亲子关系;从教师方面来说,教师要充分信任家长,将自己的知识、经验、技能与家长分享,及时与家长沟通,将奥尔夫音乐治疗更好的融入进儿童的日常生活中。